关灯
护眼
    甄嬛独自回到自己房中,心中思绪万千,难以平静。她反复琢磨着各种事情,越想越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最终甄嬛还是下定决心,等到沈眉庄临产之时,无论如何也要求皇上同意让她亲自守在一旁,全心全意地照顾沈眉庄,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安一些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经历的事情,让甄嬛心里确实对沈眉庄这次的生产有诸多放不下心,就怕什么时候又被人暗害了去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众人都前往皇后宫中请安。

    皇后当着众人的面,宣布了对曹琴默的处罚决定:将其贬为答应,并遣返回宫,与费云烟一同囚禁于一处宫殿内悔过自新。而温宜公主,则交由敬嫔抚养照管。

    刚听到这个消息,敬嫔直接起身,恭恭敬敬的行礼谢恩,“臣妾谢皇上皇后恩典,必定会好好教养公主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头,笑着让敬嫔起来。而一边的华妃自从听到曹琴默突然被点名那一刻起,心中便泛起一丝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,这件事正是华妃指使曹琴默去办的,而且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情的进展情况。此刻眼见事情败露,她不禁心生忐忑,额头上甚至渗出一层细汗来。

    皇后目光如炬地直视着华妃,语气平静而坚定地说道:“华妃啊,你身为一宫主位,却对下属管束不力。曹答应既然已归你管辖,如今出了这样的差错,实在难辞其咎!皇上和本宫已经商议过了,决定收回你协理六宫之权,不知你对此可有什么不同意见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华妃又怎能提出任何异议呢?她不知皇上皇后是否是真的没有查出来她参与的证据,但她心知肚明,自己在此事上担任了什么角色。

    于是,她微微垂首,柔声回应道:“是,妾身明白。都怪妾身平日里对下人疏于管教,以至于他们竟敢惹出这般事端来,给陛下添了许多麻烦。妾身自知罪该万死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言罢,华妃稍稍躬身,朝着皇后施了一礼,以表认错之意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掌握着六宫协理大权的华妃,如今也失去了这一权力,此项职权重新回归到了皇后手中,总算是能独揽宫权了。

    见华妃低下头去,皇后心中不禁暗自得意,但念及自己一直以来的形象,终究不好让华妃长时间跪地,便故作大度地说道:“好了,华妃妹妹,快快起身吧!咱们同为姐妹,何必如此分清彼此呢?只要妹妹能够知晓错处并加以改正便好。”

    华妃闻言,脸上依旧挂着毕恭毕敬的神情,并无半分懈怠之态。然而,其内心早已愤恨不已,口中更是不停地咒骂着,但此时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甄嬛一直静静看着殿中发生的一切,心里也早有准备,但见华妃失了斗志一般,心中也是略微有一点快慰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之后,后宫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。而甄嬛也通过这番波折越发看清了华妃在皇帝心目中的特殊地位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华妃果真变得异常安静,行事也愈发低调收敛。直至圣上即将启程离宫之际,华妃始终未曾再生出事端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转眼间天气已经渐渐的没那么热了,也就是快到了圣驾回鸾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期间,甄嬛多次去找过皇上,表示要留在圆明园照料沈眉庄。起初,皇上是不想同意的,但奈何甄嬛一直这样要求,终究还是同意了甄嬛留下了。

    同时,从宫里调来了好几个接生嬷嬷,奶嬷嬷,又将皇嗣出生以后应有的宫人都调集到了闲月阁中,各种应有的待遇也都先送到了闲月阁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