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瞧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商秋枝好奇的问,“叶同尘呢?”

    罗天成听见声音后凑了过来,抢着周乾前回道,“师弟去帮肖警官整理东西,待会会跟着肖警官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警方也来了?”

    罗天成点头笑道,“这种事情,不让警方来看着,政府能放心吗?”

    商秋枝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被自己徒弟抢话的周乾不满的冷哼着,朝罗天成说,“凑这么近干嘛,你挡住为师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成:“?”

    见商秋枝抿唇笑着,罗天成无奈的准备解释,却被坐在长桌对面的人打断话。

    “周道长,罗道长。”那人喊道。

    周乾抬头看去,微微点头回应,“是汪家主啊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汪家主,你好。”罗天成礼貌回道。

    被称汪家主的男人身穿藏青色中山装,整个人瞧起来正气凛然,约莫六十几的岁数。

    他笑着看了眼商秋枝,朝周乾道,“周道长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商秋枝。”周乾当即介绍起来,“是商仙姑的孙女,阴阳中转站的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“商仙姑的孙女?!”汪家主闻言,眼睛一亮,惊讶的打量起商秋枝,“她什么时候有的孙女?”

    周乾随意的摆了摆手,“不知道也正常,仙姑和你又不熟,怎么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话?”汪家主不虞的睨了眼周乾,随后笑呵呵的朝商秋枝自我介绍道,“商秋枝……我叫你秋枝吧。”

    “秋枝你好,我是你汪爷爷,你奶奶商仙姑是我的多年好友。之前只听说你是中转站的负责人,没想到你还是仙姑的孙女,哎呀,要是早知道,我就来京都看你们了……你奶奶进来可好啊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汪家主问得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商秋枝瞧着汪家主没什么恶意,便出声回道,“汪爷爷你好,我奶奶前段时间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汪家主惊呼一声,脸色白了几分,“去世了?”

    商秋枝无奈的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回复,汪家主原本笑着的嘴角垮了下去,颇为失魂落魄的靠着背椅,“唉……这就是命……”

    似是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,汪家主深呼吸一口气,朝商秋枝说,“秋枝啊,抱歉,汪爷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商秋枝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奶奶在下面精气神十足,随时可以下去见面,自然没什么好伤心的。

    汪家主摆了摆手,“以后你有事就找你汪爷爷我,你是仙姑的孙女,就是我的孙女,千万别和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汪爷爷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自家奶奶年轻时候的风流事迹,但商秋枝瞧着这汪爷爷失魂落魄的样子,多半是和周乾道长一样,曾经被她奶奶拒绝过。

    啧啧啧,奶奶啊奶奶,您当年是得有多惊才绝艳,才会被人记挂这么久?

    酆都阴司,商仙姑舒舒服服的坐在藤椅上,悠哉悠哉的度过这个难得的假期。

    突然,她打了个喷嚏,忍不住揉着鼻子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秋枝这妮子在念叨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