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淑华和翠环把觉新搀进他的房里。她们打算把他扶进内房去,让他在床上睡一阵。但是觉新不想睡,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好多了,神志也清醒了。他向她们说了两三句感激的话。他要坐在活动椅上看书,便离开她们,独自走到书桌前去。

    琴和淑贞进来了。翠环看见琴便说:“琴小姐,请你劝劝大少爷,他不肯歇一会儿。他精神不好,还要看书。”

    琴点点头,连忙走到觉新的身边。觉新已经坐在活动椅上了。琴伸手轻轻地拉他的膀子,温柔地劝道:“大表哥,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你自己?你也该爱惜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觉新没有答话。淑华也走过来帮琴劝他:“大哥你还是去睡一会儿吧,你的气色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看见的,像我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思?不如索性让我死了,她们也就安心了,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”觉新又用两只手蒙住脸,绝望地说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说起死来?我们受了气就应当想个法子出气。你一个人悄悄地死了,又有什么好处?”淑华关心地抱怨道,她想不透为什么她哥哥会说出死字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三表妹说得很对,”琴接下去说,“对那些人,你不该再让步。你应当跟他们奋斗。你自然容易明白:你还有前途,他们却没有将来。你应该好好地保重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身体?我这个身体有什么值得保重?我活下去又能够做什么事情?”觉新痛苦地挣扎道。他忽然放下手掉头看淑华,惊讶地问道:“怎么你也来了?她们没有责骂你吗?二哥呢?”他好像从梦中醒过来似的,他的泪痕未干的脸上忽然现出了恐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姑妈喊我搀你出来的。她没有骂过我一句,”淑华温和地笑道。她的笑容里有一点得意的成分。觉新的恐怖马上消失了大半。淑华又说:“二哥多半还在那儿。不过我想姑妈也不会骂他。我看,姑妈后来也好像明白了。不然她怎么肯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翠环,”觉新看见翠环也在屋里,便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翠环答应着,就走到了觉新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难为你去看看二少爷是不是还在大太太屋里头,有没有什么事情?”觉新温和地吩咐着。

    翠环愉快地答应着。但是她刚刚掉转身子,便看见觉民掀开门帘从外面进来。她唤了一声:“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挨到骂没有?”淑华惊喜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表哥,事情就了结了?”琴看见觉民的安静的面容,便也放了心,只是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连一句骂也没有挨到。你们走过后,姑妈就喊我走了。不过我出来还站在窗子外面听了一阵,”觉民带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又怎样?你听见什么话没有?”琴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自然是四婶同陈姨太两个人说话。不过她们说了两句,就气冲冲地走了。”觉民满意地说,他觉得今天又是他们得到了胜利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想不到的,我以为今天至少总要挨一顿好骂,”淑华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三妹,你少高兴点。我看她们一定会想法报仇的,以后恐怕有更多的麻烦,”觉新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再多的麻烦我也不怕!她们总不敢杀死我!”淑华毫无顾虑地接嘴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会找到我身上来的。你们得罪她们,她们会在我身上报仇,”觉新焦虑地说。

    房里静了一会儿,翠环忽然说:“大少爷,我去打盆脸水来,你好洗帕脸。”她便到内房里去拿了面盆出来,又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觉民的眼光落在觉新的脸上。觉民似乎想用他的坚定的眼光来安定他大哥的心。他温和地劝导说:“大哥,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软弱?你总是这样看轻你自己!我们跟你又有哪点不同?固然你是承重孙,不过你应该看得出来:我们家里头,什么都完了。没有人可以管我,也没有人可以管你。那些长辈其实都是些纸灯笼,现在都给人戳穿了。他们自己不争气,立不出一个好榜样,他们专做坏事情,哪儿还配管别人?只要你自己强硬一点,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伤害你?都是你自己愿意服从,你自己愿意听他们的话,他们才厚起脸皮作威作福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弟,你悄声点,”觉新恳求道。他对觉民的话还有一点疑惑。他带了点固执地答道:“你的话固然有一点道理。不过你还不大清楚我们家里的情形。事实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在这间屋子里的人,除了淑贞外,都不满意觉新的话。淑贞静悄悄地坐在方桌旁边,她的眼光就在写字台前面那几个人的脸上慢慢地移动。淑华站在窗前,把身子靠在窗台上。琴靠着写字台向外的一头。觉民立在觉新的背后。但是觉新把椅背转向窗台的时候,觉民的脚并没有移动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我总觉得你想得太多一点,”琴不以为然地说。觉新没有答话。翠环端了一盆水从外面进来,她把面盆捧到内房去。琴又说一句:“你把事情看得太复杂了。”翠环绞了一张脸帕拿出来,送到觉新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翠环,难为你。你没有看见何嫂?”觉新接过脸帕,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何大娘在后面洗衣裳,”翠环答道。等到觉新把脸帕递还给她的时候,她又问一句:“大少爷,你再洗一帕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够了,难为你,”觉新客气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琴小姐,你看大少爷真客气。这一点小事情,他就说了两回难为,”翠环望着琴带笑说。

    琴好心地笑了笑。她温和地说:“翠环,不说大少爷,连我也不好意思把你当丫头看待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昨天来信还嘱咐我们好好地待你。她不是要你给她写信吗?你写了没有?”淑华插嘴说。这最后一句话使得翠环的脸上泛起了红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写,我写不好。二小姐只教我认得几个字,我不会写信,”翠环害羞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写不好,也不要紧。我也写不好。你写吧。你写好就请琴姐给你改,”淑华鼓舞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写不好,哪儿还敢拿给琴小姐看?”翠环略带窘相地答道。

    绮霞在房里出现了,好像她是来给翠环解围似的。她对觉新说:“大少爷,太太、姑太太喊我来问你现在好些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好了,你回去对太太、姑太太说,多谢她们,”觉新带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绮霞,我问你,太太她们现在在做什么?”淑华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摆好桌子,就要打牌了,”绮霞答道。

    “打牌?人怎么够?”淑华觉得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太太,她今天倒做个好人,连话也害怕多说,”绮霞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绮霞,你听见太太、姑太太她们说什么没有?”觉新还带了点忧虑地问道。

    绮霞明白他的意思,便答道:“她们说四太太、陈姨太不对,故意找事情来闹。”她望着淑华微微一笑,再说:“不过姑太太、三太太都说三小姐、二少爷的脾气也太大一点……”她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琴马上看了觉民一眼,觉民笑了笑,也没有说话。但是淑华却不高兴地说:“我这个脾气是生就的,她们也把我改不转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对,她们现在想改我们的脾气,可惜太晏了,”觉民同意地加上这一句。他又笑笑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还有什么吩咐?我要回去服侍太太她们,”绮霞望着觉新说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,”觉新有气无力地答道。“我等一会儿来看姑太太她们打牌。”

    绮霞应了一声。翠环便说:“绮霞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她要去给张氏装烟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去,三太太喊你就在大少爷屋里头服侍大少爷同琴小姐,”绮霞对翠环说。“不过你不要忘记等一会儿去看倩儿的病。我多半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绮霞匆匆地走出房去。淑华便问翠环:“倩儿怎样了?她害什么病?凶不凶?”

    翠环听见说到倩儿,便收起笑容,忧虑地回答道:“倩儿病了几天了,连饭也不能吃。四太太到昨天才喊人请了医生来,开了方子捡药来吃,也不见效。她瘦得只有皮包骨头。我同绮霞昨晚上去看过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