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沈氏带着春兰出来,走入桂堂。对面便是克安和王氏的住房,不过朝着桂堂的门仍然是紧闭未开。她只得穿过了角门。她看见春兰还跟着她,便吩咐春兰先回屋,她一个人往王氏的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沈氏跨进门槛,看见杨奶妈陪着淑芳在饭桌旁边玩。桌上已经放好碗筷了。杨奶妈头梳得光光的,两边脸颊红红的,正在对淑芳讲故事,看见沈氏,便让淑芳跪在凳子上,自己站起来,闪着她那对非常灵活的眼睛,含笑地招呼沈氏一声。沈氏也笑着答应,还伸手在淑芳的小脸上轻轻地拧了一下,说了两句逗小孩的话。

    倩儿正从另一间屋里出来,看见沈氏,便笑着说:“五太太,你好早。我们太太还在梳头!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,”沈氏笑答道。她的脸上没有一点愤怒的余痕,她好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去告诉我们太太,”倩儿又说,她连忙转身走回去,比沈氏先进了王氏的房间。她已经知道沈氏到克明那里吵闹的事情,还担心沈氏怀着同样目的来找王氏。她匆忙地走到王氏面前报告道:“太太,五太太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氏也早知道在克明的书房里发生的事,在这个公馆里像这类的事情从来传播得很快。她也怀疑沈氏的来意。不过她并不害怕。她对这种事情已经有不少的经验,她当然知道应付的办法。她正对着镜奁擦粉,听见倩儿的话,只是含糊地答应一声,仍旧注视着镜子,看脸上*是否敷得均匀。女佣李嫂站在她背后,等候她的吩咐。

    王氏听见沈氏的脚步声,并不先招呼沈氏,却做出专心在化妆的样子,等着沈氏走到她的旁边,她从镜子里瞥见了沈氏的笑脸,又听见沈氏亲密地唤道:“四嫂,”她才含笑地答应一声。沈氏的这种态度倒是王氏不曾料到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总算出了气了。我把三哥大大奚落一顿,老四也挨了一顿好打,”沈氏满面春风地说。

    这又是王氏没有料到的话。她自然欢迎它们,不过她还猜不定沈氏的来意。她想试探沈氏的心,故意装出随便的样子说了一句:“听说五娃子也在闹,”她对着镜子仔细地画眉毛。

    “老五没有什么。他不过跟着老四在闹,都是老四闹起头的。今天三哥可没有话说了,”沈氏连忙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听见说春兰拉着老五闹,说老五打她,”王氏又说,她的眼睛仍然望着镜子。

    “那是春兰不懂事。她害怕老四,又害怕三哥。后来我给她撑腰,她才敢告老四。这一下三哥的脸算是丢尽了!”沈氏得意地答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答话把王氏的疑心消除了。她暗暗地高兴,便淡淡地说:“这叫做自作自受,你气气他也好。”她吩咐倩儿绞张脸帕来,接到手拿着揩了揩嘴唇和额角。

    沈氏这时已在桌旁那把靠窗的椅子上坐下。她安闲地望着王氏化妆。

    王氏梳妆完毕,照照镜子,又在头上抿了抿刨花水,然后站起来对沈氏说:“五弟妹,我们到那边坐,让李嫂收拾桌子。”

    沈氏也站起来,跟着王氏到后面小房间去,那里安放着克安最近买来的新式的桌椅和茶几。她们坐下后便叫倩儿来倒茶装烟。

    “今天四娃子结实地挨了一顿打。这个小东西也太胡闹了,他什么话都说得出来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”沈氏在王氏的面前夸口地说,表示她有办法制服觉英和克明。

    “你这回倒做得不错,居然使三哥没有话说,”王氏假意称赞道。她在心里并不佩服沈氏。她暗暗地嘲笑着:“你这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沈氏倒以为王氏是在真心称赞她,便谦虚地说:“其实我自己也想不出来。我还是从你去年对付老二的事情上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氏的脸色突然一变,但是她很快地就把这个不愉快的感情压下了。她去年把自己的小孩打伤,说是觉民出手打的,带着他去跟周氏吵架,结果并未得到预期的胜利。她自己把这件事看作一种耻辱,不愿意别人在她面前提起它。如今沈氏顺口说了出来,沈氏并无嘲笑的意思,但是她却以为沈氏存心讥讽。她虽然心里不高兴,不过在表面上并不露一点痕迹,她还堆起一脸笑容说:“你太客气了。我做事哪儿比得上你?不过你这回事情一定很有趣。你说给我听听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