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俩月后,皇后也平安生产,又给文康帝添了一儿子,于是这夫妻俩就盯上赵云深和白诗乐的女儿——赵诗云,明里暗里想要结亲家,都被赵云深委婉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小太子却对赵诗云特别喜爱,一有空就去赵府看她,还把自己最宝贝的玩意拿去送她,让赵云深很是不满,生怕女儿被皇家的猪给拱了!

    这日赵云深下朝回家,就见夏岚又缠着自己的妻女,便暗戳戳的想要给其夫——温武志找些事做,最好是能调离京城;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改日再来看你和宝贝儿!”

    见赵云生回来,夏岚赶紧走人,生怕被指挥使大人给冻僵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聊了什么?”

    换完衣服的赵云深,熟练的接过女儿抱在怀里,就笑着问白诗乐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实在清楚夏岚的本性,那可是一个什么话都说的女子,婚后更是如此,便好奇一问。

    “她说魏玫燕被嫁给了一个外地富商,赵听兰当初看不上家里人为她说的亲事,庶妹嫁过去后,见人家日子过的好,如今又眼红不已,处处找茬,差点做出不耻之事,被赵大人找了个远在外地的人嫁了,你说她们一个个的这么折腾到底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几人当中也就柳水月比较好点,其他几人都把自己给折腾了折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诗乐突然想起息宁县主,便和赵云深小声说起来;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在岛上遇到了息宁县主,她的孩子没了,人也疯疯癫癫的不正常,原本打算要带她回大安的,被夜陵风阻止了!”

    “她那种情况留在岛上自然更好,要是回来只怕没活路!”

    赵云深神情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揭过,明显不想再提此人。

    “对了,怊州来信,说夜陵风已经醒了,想必过不了多久便能康复!”

    赵云深说这话的时候盯着白诗乐,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夜陵风醒过来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很高兴?”

    突然,赵云深阴恻恻的问,怀里的宝贝儿小朋友都察觉老父亲的不正常,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高兴了,好兄弟醒过来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替你高兴便好!”

    没想到赵云深却来了这么一句,给白诗乐惊呆了,话都不会说了!

    还能有这种骚操作?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见白诗乐瞪大眼睛不说话,心里酸的如同打翻醋坛子一样的赵云深挑眉又问。

    “愿意,当然愿意,孩子你都能替我生,这点事算什么,对吧,娘的小宝贝儿!”

    听她又提起这事儿,赵云深彻底被打败,也彻底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也是,夜陵风蹦跶的再厉害又有什么用,有他这个正牌夫君在,他哪凉快哪待着去!

    于是,赵云深又暗戳戳的起了坏心思;

    几日后,夏岚的夫君——温武志被外派,甚至文康帝在考虑让安郡王代管新合洲,也就是以前的东瀛渡岛,只是一切等其身体好转后才能定夺!

    新合洲被大安接管后,牧归因着内部消息,以及兄长的原因,迅速把生意扩展到新合,给赵云深带来不少收入。